培训:出国英语考试基础课|雅思常规课程|雅思封闭课程|雅思VIP课程|雅思单项课程|AEAS课程|A-level课程
您的位置:首页>雅思备考 > 实用信息 > 正文

美女内射17p _“往昔世界”的美丽再现与生动阐释

2019-08-13 14:45:33 | 编辑: | 有人参与 | 来自:
"“往昔世界”的美丽再现与生动阐释

人物名片:潘鸿海,男,上海人,1967年毕业于浙江美院油画系。历任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总编,浙江画院院长,现为浙江画院名誉院长。

————————————————————

2019年7月6日下午,当良渚、运河、西湖与钱塘江一同期待和欢庆来自阿塞拜疆首都关于“良渚成功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喜讯时,油画家潘鸿海只是静静地待在自己的画室里。他的面前放置着两件良渚主题绘画的缩放稿,那里投射着他近十年来持续研究良渚文化的思考和业已形成的创作结晶。由于原作已于数年前被浙江美术馆和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女儿潘汶汛提前为父亲准备复制了两件小稿。多年来习惯于“人多的地方不要去”的潘鸿海,以一个艺术家独有的宁静和仪式感,再次凝望画面和谛听来自历史深处的滚滚回响,深情呼应盛夏骄阳下的群情热烈和圆满实证中华5000多年文明史的自豪欢欣。

玉磬良渚:田园牧歌与精神信仰

“往昔世界”的美丽再现与生动阐释

《玉磬良渚》(作者:潘鸿海 汪文斌)

《玉磬良渚》是潘鸿海因应“中华五千年——百年追梦”主题创作而领衔打磨的创作成果。作品以三联画的构图组织方式,有意识地扩大和延展了良渚恢宏主题的创作视界。画家以极富童真和浪漫主义的大胆想象,艺术地重构了理想化的“史前”人类社会图景,描摹出江南伊甸园的美好清丽与富饶繁华。不难发现,左、中、右三幅画面分别代表和表现了不同的主题与生活场景,多组人物的安排在叙事上各有侧重且互相补充。每个画面都采用了典型的三角型构图法,整个大图则呈现“W”的形状和中间高起的走势,暗合和隐喻早期文明达到的高度和良渚时期稳定的社会结构。

“往昔世界”的美丽再现与生动阐释

“祭祀”及作为其支撑的“玉文化”是三联画的中间也是主体部分,突出渲染和强调了良渚文明时期的权力象征和宗教信仰。

“往昔世界”的美丽再现与生动阐释

左边的画面近乎惊艳和唯美,一以贯之地延续了潘老强烈个人化的审美倾向与情趣。头戴花环的少女手扶陶罐,无邪憧憬的目光向左掠过天际。低头凝神的歌者手持陶埙,吹奏着属于她自己和春天的乐曲;拥着孩子的母亲与淘气嬉戏的顽童尽享人伦亲情;手提木棒晒得黝黑的牧童女,有组织或散落的小红果,三两成群的小鹿从缠绕高树的绿色藤蔓下和荫荫绿丛后悠然走过……彼时彼刻,美人美景,天籁之音缭绕,传递了人与自然的高度和谐统一,简直带有某种仙境的味道。

“往昔世界”的美丽再现与生动阐释

右边画面中,多数与左图相对相向的人物群像,描摹和刻画了良渚先民在村落的居所前进行劳动的场面:她们的活计看来与纺织和陶艺有直接或间接的关联。那唯一的成年男子留给观者人猿泰山般的背影,只是要瘦削和苍老了许多。他晾晒着从良渚的河湖里捕获和不时之需时享用的鱼鲜,却不经意透露了先民们渔猎采集的生存方式。确切地说,那样的生活场景并不火热,它朴拙、抱素、日常、循环往复,却充满生活的气息与温度。

“往昔世界”的美丽再现与生动阐释

现在让我们回到画面的主体部分。高举巨大玉璧的老人和泰然安坐的壮年醒目地占据了画面的前景,显示了新石器时代男权为主导的真实社会状况。作为权力和智慧的化身,以神佑的名义与尊崇,他们的身旁铺陈着形态不一、品类繁多的精美玉器,其中包括琮王、刻有神徽的镯式琮、嵌玉漆器以及由管珠和玉璜坠子串起的项链等。在这里,玉不仅作为器物而存在,而更是一种符号和象征,一种精神性的神秘力量。意味深长的是老者和壮年所处的位置,既有一种坚实的深不见底,又似凌空升起的高台,暗示了他们是联结普通人和神祗之间的桥梁纽带,这使得他们自身也充满了神圣的光环。在他们面前,斜背弓箭的挺拔卫士也显得渺小。除了手持神杖低头配合祭祀的特定人,无论男女老少,他们的眼睛无一例外地闪烁着神圣与虔敬的光芒,他们默祷或长跪的姿态让人想起宗教。

良渚文化:早期国家形态的人格化表达

“往昔世界”的美丽再现与生动阐释

《良渚文化》(作者:潘鸿海 陆琦 汪文斌)

《良渚文化》作为《玉磬良渚》的续篇,既有对良渚辨识性文化元素和文化精神的反复咏叹,更有对已有创作成果的纵深开掘和深化发展。

如果说《玉磬良渚》中的田园牧歌式生活带有浓烈的浪漫主义遐想,部分人物的刻画不乏现代性因子及其注入,这样的提问和讨论并不会让潘老在重画那件作品时有什么颠覆性的改变,对于一个有着鲜明艺术个性和气质的画家更是如此。众所周知,“江南”是潘鸿海油画创作的永恒母题,也是他梦萦魂牵的心灵故乡。因而当他去尝试再现江南古代的“良渚”也即“美好的水中之洲”时,他无意也无需摒弃那早已深入他灵魂血脉的艺术特色及创作表达。而事实的情况是,在后者(《良渚文化》)的创作过程中,艺术家潘鸿海却千真万确地在改变自己。伴随更为严密的考古进展和对历史真实的无限逼近,画家决定把自己的创作进一步推向理性与成熟,那无疑是画家进行的一场深刻的自我革命。

因此,我们看到画家和他的团队回到了单幅的宽屏画布面前,依然用一种经典和接近传统的方式讲述他们心目中的良渚往事。不同的是,这一次,画家所看到的更为辽阔和深邃了。他看到了城郭,看到了水利,看到王,甚至看到了远古的“国家”。

“往昔世界”的美丽再现与生动阐释

“王说,要有光。”于是,潘鸿海画了光。他以前景中处在暗处的劳作着的人物群像,在比对中把光源更集中地推到中景高处带着羽冠的“王者”身上,从而使“王”的形象更具威仪也更为伟岸。

“往昔世界”的美丽再现与生动阐释

“王说,要有爱。”于是,潘鸿海画了爱。他以同样带着羽冠的王后的形象回应了王的希冀与孤独。如此,他不仅画了爱,还画了贵族间的政治联盟和形式意味上的携手平等。

“往昔世界”的美丽再现与生动阐释

“王说,要爱众生,他们的繁衍生息,生产生活和安居乐业;除此之外,还要有秩序和信仰。”于是,潘鸿海以江南人熟悉的湖溪湿地、氤氲水气与温婉流向,通过类似壁画艺术里带有平面向度的铺设把画面分成明显的左右两个部分。先民们打鱼狩猎,建造有榫头技艺和披着稻草顶盖的房屋,畜养家禽,收成稻谷,在倚湖而建的干栏式建筑露台上用陶罐打水……

“往昔世界”的美丽再现与生动阐释

但无论身份地位的分化如何通过他们的劳作分工和佩饰服饰反映出来,他们对作为礼器的玉的崇拜一如既往高度统一。

于是,潘鸿海就这样通过一系列生活在江南水乡的具体人物形象,具象立体地图说了他所了解和看到的抽象意义上的古代国家,并力图从细节上最大程度还原良渚的国家文化形态和精神面貌。

融合激荡:闪耀东方艺术精神的璀璨光华

当我们说画家以大胆的艺术想象重构良渚往事时,我们侧重的是艺术家浪漫的方面。而当我们说他用域外的油画来呈现古老逼真的历史时,我们强调的又恰恰是他现实主义的高超技巧。

正是得益于那样的技巧和油画本身的长处,人物塑造的具体性、美玉的纹饰质感以及良渚的风土人情和江南伊甸园的万千景象才得到淋漓尽致的传达和表现。

《玉磬良渚》是中国美院院长许江为潘老作品所取的题目。作为一名自身也是西画专业出身的学术领军者和学院领航人,许江院长非常重视和倡导不同艺术形式之间的交流互鉴,特别是对东方艺术精神的呵护与弘扬。这与潘老油画里流露的东方精神气质不谋而合。事实上,在潘老的这两件良渚主题创作中,我们能看到东方绘画在透视、色彩和韵律等方面的奥秘被不同程度地得到揭示和运用。譬如《玉磬良渚》中他在三联的不同画面,甚至在同一个主体画面中围绕人物和场景所采用的不同视点的叠加,就显示了一个艺术家在突破创作和表现手法上的魄力与勇气。

“往昔世界”的美丽再现与生动阐释

而他对很难驾驭的绿色的大量运用与把握更是令人印象深刻。树木的绿,藤蔓的绿,河水的绿,池塘的绿,船桨划过各种不同绿的痕迹,他都捕捉得非常巧妙,既栩栩如生,又有怡然自得的笔触伸展。他的风景是带着心画的空间感,树木枝条生长,湖溪云烟氤氲,以韵见长,而非纯粹的色彩光感。

“往昔世界”的美丽再现与生动阐释

至此,我们可以说,潘鸿海画的是滋养华夏儿女的绵延历史和深厚土地,他笔下自然生长着的东方情愫,使得东方艺术精神在西式的油画样式里生根发芽并得到蓬勃成长。由于他的作品既深刻地展示了油画在肌理、造型和色彩等方面的独特魅力,又富有中国画的线性、墨韵、节奏感和写意精神,他的作品也拥有了更多诗意的维度。由此,他向良渚申遗成功和中华5000多年文明史献礼的,正是他以十年之长孜孜求索,用心灵和生命激情绘就的东方神画。

(作者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浙江大学博士,中国美院访问学者)

"
0元体验课
姓名:
*
电话:
*
课程:
机经下载
姓名:
*
电话:
*
机经:
课程名称 价格 班型 开课时间  
  • 1
  • 2
  • 3

雅思备考更多>

名师预测更多>

雅思名师更多>

孙同学在没有参加环球教育雅思培训课程前,曾参加过一次雅思考试,但成绩只有5 5分,详情>>